德格印經院刻版史略

德格印經院刻版史略

發布時間:2014-07-11

       

    相傳在藏王松贊干布(629-650)時期,創造了藏文楷書。此后,從公元七至九世紀便開始了藏地的人佛教經典籍整理翻譯匯輯編目工作,經歷了松贊干布、赤松德贊(755-780)、赤德松贊(804-815)、赤祖德贊(815-836)四大贊普。到公元八世紀后期,贊普赤祖德贊興建桑耶寺,剃度藏族人出家,建立僧伽,從漢地、印度等地禮請漢印僧,與吐蕃本土的譯師一起組成翻譯隊伍,設立譯經場,把散存在各地的文獻加以匯輯,使用當地的語言文字翻譯編寫,并匯輯成經典,因之目前《大藏經》中有藏語體系。譯師們把保存在登迦宮所有的《甘珠爾》和《丹珠爾》收集起來,編成《登迦目錄》;把存放在欽普宮的所有《甘珠爾》和《丹珠爾》收集起來,編成《欽普目錄》;此后,又將旁塘宮里的《甘珠爾》和《丹珠爾》,收集起來,編成《旁塘目錄》。三次編目形成了藏文早期的三大目錄。這是結集藏文佛典的開始。盡管吐蕃王朝時期藏文檔案和書籍的翻譯整理編目是比較全面的,目錄與圖書分類也是很科學的,但由于條件所限還未刻印出完整的《大藏經》。

    公元十三世紀時,翻譯佛教經論工作基本完成,此對西藏藏文經論的匯集起了促進作用。這時還沒有專門從事印刷工藝的機構,而大量的經典和文集都以手抄本流傳,其中有一些是用金汁、銀汁書寫的。印刷術是公元十四世紀末開始形成。據相關資料記載,公元1285(元至元二十二年),元世祖忽必烈命帝師達瑪巴拉、釋教都總統合臺薩里(維吾爾人)、都統托因、國師葉輦、佛日光教大師慶吉祥等藏、漢、印度、北庭名僧用梵文原本對勘藏漢文佛教大藏經經典。歷時3年,撰成《至元法寶勘同總目》。當時所用的藏文經典目錄,稱“西蕃大教目錄”即薩迦派所編佛經目錄。公元1312年,元仁宗皇帝邀請那塘寺的降央到北京傳教,返藏后,那塘巴降央獻給其老師覺丹熱白熱智(部分《律經》經典和內地帶來的漢地墨、紙等。之后不久,覺丹熱白熱智率衛巴洛薩雄秋益西、譯師索朗威色、江若祥秋崩等人收集了當時衛藏地區能收集的所有佛說經典。按內容將經、續、律等分類;按編者分為兩大部分:佛語部,即釋迦牟尼本人的語錄為《甘珠爾》:論疏部,是佛家弟子對釋迦牟尼教義所作的論述及注疏為《丹珠爾》,抄寫成一部完整的藏文《大藏經》,存放在那塘寺,稱之為“那塘版《大藏經》”本。它的開印開創了藏傳佛教佛學經典系統全面匯編的先河。后來,公元1348年,由察巴貢嘎多杰以那塘版《甘珠爾》為母本,參照異本,用金銀汁書寫成一套《甘珠爾》,寫成后由布頓大師擔任校訂并編寫此《甘珠爾》目錄,世稱蔡巴《甘珠爾》本。公元1431年,江孜法王繞丹貢松以那塘《甘珠爾》為母本,用金汁書寫了又一部完整的《甘珠爾》,由土杰巴校對并編寫其目錄,通稱為“江孜廳邦瑪”本。此后,由宣粗釋迦堅參、噶瑪巴卻扎嘉措等人,以蔡巴《甘珠爾》為母本,經過編纂、注釋形成全套《甘珠爾》,通稱“衛青巴當澤《甘珠爾》本”。這些《甘珠爾》雖不是刻印版,但是人們仍然習慣稱之為《甘珠爾》版本,成為了后世刊印版之范本。這一時期歷代高僧大德和學者們互動,對藏文大藏經整理匯輯進行了不懈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木刻印刷的技術在藏區也是在這一時期開始發展起來,迄今為止發現的由珠青?烏金巴所著《時輪注釋》印本是最古老、較完美的木刻印刷板,時后《宗喀巴文集》、《薩迦五祖文集》等著作和法本陸續刻版印刷。
     藏文第一版完整的《甘珠爾》木刻印刷版,是在漢地刊印的南京永樂版和北京萬歷版,其版本早已毀損無存,印本也極少流傳。藏族自己刻印的《甘珠爾》版本是麗江版《甘珠爾》。麗江版《甘珠爾》是南京永樂版和北京萬歷版藏文《甘珠爾》刻版印刷后在藏區首次刊印的藏文《甘珠爾》版本。也是至今遐邇聞名的德格版《甘珠爾》的藍本。1603年藏巴汗彭措朗杰應邀噶舉派黑、紅帽系兩位活佛舉行數萬僧眾的噶舉大法愿會,木增土司特派專人供養。此時第九世噶瑪巴?旺修多杰發起要在藏區刻制藏文《甘珠爾》的倡議,不久噶瑪巴圓寂。第六世紅帽系活佛卻吉旺修(1584--1630奉上師遵囑,鼓勵動員麗江府土司木增(1598-1646 藏名噶瑪彌旁索郎饒丹刻制藏文《甘珠爾》。木增土司遵奉紅帽系活佛指示, 1609年邀請第六世紅帽系活佛卻吉旺修、第五世司徒卻吉堅參和噶瑪倫珠到云南麗江府主持編纂、??薄陡手闋枴?。三位活佛從西藏迎請的曾由宣粗釋迦堅參、噶瑪巴卻扎嘉措、噶瑪巴彌覺多杰、紅帽系活佛卻吉扎巴以及桂譯師宣魯巴等人多次校定后收藏在西藏古堡欽巴達孜的蔡巴《甘珠爾》為主要底本,續部類與《達龍續部》相對照,而??睍r仍用未經校定的經典作參照??笨逃?,于1614年由紅帽系活佛卻吉旺修編寫成《甘珠爾成板作業如意寶鏡》,1621年8月份刻竣。這是藏區首次雕版印刷的藏文《甘珠爾》。因為刻版的地點在麗江,所以叫麗江版《甘珠爾》。
     司徒卻吉炯乃于公元1729年,依照德格土司丹巴次仁旨意,刻印了留存于今的德格版《甘珠爾》,并編寫了《雪域聲明引之?無數佛經刻成印版之愿?善言催開智者意悅白蓮之月光少年藤》(《甘珠爾?總目錄》)據該目錄中記載:“在明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云南麗江府麗江版《甘珠爾》請第六世噶舉派紅帽系和第五世司徒前來麗江主持編纂、刻印,至明泰昌元年(1620)刻竣,共用12年之久。麗江府刻成,故最初稱為麗江版《甘珠爾》,這套甘珠爾共計有109帙。麗江版《甘珠爾目錄佛陀喜悅之音》、麗江版《甘珠爾成板作業如意寶鏡》由噶舉派活佛卻吉旺修編纂而成。此版《甘珠爾》,由卻吉旺修活佛等通過全面的收集、整理、比勘后統一版式,在版本、文獻方面的權威性和準確性較大,但編篡大藏經是一項艱巨繁重工程,寓意深奧,仍還存在審讀力量不足,個別章節不一致,字句錯漏,順序倒置的問題。因此,我們在編篡過程中力求通過努力發掘,全面收集和整理相關文獻,與洛宗《甘珠爾》等比勘,分類排列,并加以標點句讀,使之成為有史以來收編佛經種類最完備、最符合藏文文法規則,最權威的《甘珠爾》?!?br />      由此可以得知麗江版《甘珠爾》始刻于明萬歷三十六年,而完成于明泰昌元年。麗江版《甘珠爾目錄》中記載:“如今雪域的所有《甘珠爾》經函的多數,如一些大智者之言雖依此《甘珠爾》為標準,然一些學者亦提出異議等求庛之語,然而不能依何而解說,皆以此噶瑪噶舉之無上修行傳承所傳承之教賜作為主要標準。故今《甘珠爾》之母本雖多,然此時依寫造者而命名之蔡巴《甘珠爾》更為殊勝,此版本歷經宣魯釋迦堅參、噶瑪紅帽、黑帽歷代法王及其他智者在圣土修訂完善而成,系今至雪域諸版本中無與倫比的”等之說,由此可知,其母本為蔡巴《甘珠爾》寫本,深受人們的重視非同一般。
     麗江版《甘珠爾》內容的分類和函數為:釋迦牟尼說法時初轉四諦法輪《四部律經》部13函,釋迦牟尼說法中轉無相法輪《般若經》部26函,釋迦牟尼說法時后轉分別法輪為主的其它法輪《經部》32函,釋迦牟尼說法時后轉分別法輪《華嚴經部》6函,釋迦牟尼說法《寶積經》6函,釋迦牟尼說法稱為大密咒金剛乘或持明藏《四續部》24函,釋迦牟尼說法咒集《釋難無垢光》1函,加上其目錄1函共109函,1000多種文,33784塊印板,比德格版《甘珠爾》多幾十塊。各經函首用以花紋裝飾,書名頁的插圖左右兩邊繪有七佛、各大聲聞弟子,二圣六莊嚴、八大如來、八大菩薩、十六尊者、護法七尊者像。續部之自啊函至案函之書名頁右邊為大如來等五種姓佛,左邊依次為五明妃。書名頁右頭書眉豎刻為此文藏文書名的漢譯,如頁正面“大圣信力增入印經一部第一上”,頁背面“大圣信力增入印經一部第二上”漢字,相當有每種文的藏漢對照書名,這在其它藏區印版中幾乎沒有。通過麗江版《甘珠爾》得知,在那時期,納西族與藏族的文化已經水乳交融,而且有更廣泛的學術價值。除上述特色與德格版不同外,其它內容的排列、版式、函號、經題等與德格版大體一致。
    雕版印刷究竟在何處向來說法不一,有說:“1614年木增土司迎請噶舉派大活佛到中甸縣小中甸康司寺完成了麗江版大藏經《甘珠爾》的編纂、刊刻工作?!毕嚓P藏文資料記載就在木氏土司衙署麗江軍民府,具體地點應該是解脫林。在《徐霞客游記》中有這樣一段記錄:與木增“敘談久之,茶三易,余乃起,送出外廳事門,令通事領解脫林,寓藏經閣之右廂?!笨芍饷摿钟袀€藏經的場所“藏經閣”,有關資料還記載,木公時代解脫林有雕版印刷的作坊,這恰好說明了印刷生產工作需要的裁紙、印刷、晾曬、裝訂、磨制煙墨以及管理人員用房和庫房等在解脫林??梢娨罁延械馁Y料看,仍以麗江府附近解脫林為合于事實。
    如此雕版印刷大型的《甘珠爾》是一項巨大的工程。依德格版《甘珠爾》為例:公元1730年2月3日,正式在德格更慶倫珠頂開始進行校對和雕刻工作。為了提高印版的質量,德格土司規定實行三級審校制度,即書法家們在紙上書寫好的版文進行兩校,以便及時修改錯漏。然后經編審師們復審和終審后,方可交刻工雕刻??掏旰缶帉弾焸冊谇鍢由线€要進行三校。版面改動較多的進行重刻,改動較少的進行補刻。規定的校次不準任意減少或改動。雕刻工作由噶瑪班珠和次白總負責。經過60多名書寫員、10名編審師、400余名刻工以及100多名雜工的艱苦勞動,浩繁的108函,33707葉(葉與頁不同,葉是雙面的,頁是單面的),1108種文的(種指一部書內的分冊)《甘珠爾》刻版工程于公元1734年完成。印版所用經費,折成茶葉共計7622包(每包約20公斤)。為此,從德格刻印《甘珠爾》工程來看,當時在麗江地區的雕版印刷業已形成較大規模,不僅具有雄厚的經濟勢力,版材、磨墨、紙張制做技藝外,還有一批很好的藏文書法家和刻工等專業人才。
    清順治十一年(1654年)固始汗死后,其侄喀卓羅桑丹迥擔任巴塘理塘和中甸等地方的總管時,發動了戰亂。以達賴汗為首的蒙藏軍隊前往平息判亂,到達麗江府,見到這一套麗江《甘珠爾》后,遂下令用騾馬馱運,送至理塘寺存放。從此,這一部《甘珠爾》就名之為理塘版了,或稱為“麗江——理塘版《甘珠爾》”。此印版已毀于1908年戰亂之中。西藏拉薩大昭寺內現今還珍藏著當年木增贈送的開印本一套,每一卷都用綢緞包成一包,每兩包裝成一木箱,木箱外面用金線纏繞,并用銀鎖鎖好。這部《甘珠爾》已成為大昭寺的珍本,木增也由此成為滇藏政教關系史上的重要人物。1999年,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大藏經》對勘局,從大昭寺請了一套此印本的膠印本收藏,為藏文《大藏經》??笔褂?。另外在四川理塘縣境內找到一些民間流傳的零卷及一些零散刻版。
    從上述麗江——理塘版《甘珠爾》雕版印刷來看,麗江當時就具有雄厚的經濟實力和精通藏文化知識的人才,公元十七世紀前已經形成相當完善的印刊組織機構——印書院。這不僅是在納西族文化歷史上留下了輝煌的一頁,而且對藏區德格印經院、那塘寺印經院、卓尼印經院、布達拉宮印經院及拉卜楞寺印經院陸續創建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納西王木增刻印了麗江——理塘版《甘珠爾》印版以后,在藏區刻制《大藏經》之風頓起,地方豪酋挾勢助長,發心勸募,禮聘高僧大德,繕刻《大藏經》以為功德。先后有卓尼土司瑪索貢布杰出資刻印了卓尼版《甘珠爾》、《丹珠爾》,此版本現已毀;康熙、乾隆出資刻印了北京版《甘珠爾》,版本毀于光緒二十六年庚子之役;德格土司卻杰丹巴次仁出資刻印了德格版《甘珠爾》、《丹珠爾》,此是迄今為止世界上保存最為完整、雕刻質量最好的藏文《大藏經》印版,現今仍然在開印傳播;第司?桑杰嘉措和頗羅鼐?瑣南道杰出資刻印了那塘《甘珠爾》、《丹珠爾》,此版本已毀;青海拉加寺活佛出資,刻制拉加版《甘珠爾》;十三世達賴喇嘛?土丹嘉措主持刻制拉薩版《甘珠爾》;昌都雅倉?洛桑貢秋和德格女土司德慶卓瑪出資刻印昌都版《甘珠爾》版本今無存;丹曲丹巴主持刻制瓦拉版《甘珠爾》,版本今無存;國外版本有普拉卡版與庫倫版《甘珠爾》兩種,前者刻于不丹的夏都普拉卡,后者1920年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國首都烏蘭巴托刻造,版本今無存。
    據《德格土司傳》記載:“德格土司第四代法王松吉登巴時完成雕刻梵文、梵文轉寫藏文、藏文三種合壁的《般若波羅蜜多經八千頌》(此版2002年4月獲準全國首批登錄中國“檔案遺產”之一,木質版共有555塊,均為雙面刻版,每一塊經版長77.5cm 寬19cm,厚3cm,除去手柄10.5cm,凈長67cm。絕大部分經版兩頭繪有釋迦牟尼佛十二弘化等彩色圖案)。由第二十四代俄爾堪布?松吉彭措(公元1649——1704)主持開光儀式并編寫了目錄。此書后記中記載“這部經書的刻版和印刷在德格地區尚屬首次,愿雕版印刷佛法事業在此地興旺發達……?!倍刈g師?卻珠所著《藏文文法》(德格版)一書后記中記載:“此文法注釋是學習藏文者不可缺少的一書,該書是由德格土司松吉登巴出資,于第十二饒迥的木猴年(公元1704年)4月在德格倫珠頂雕版印刷,愿饒蓋眾生!”又據《薩迦格言》(德格版)后記中也記載: “該書于第十二饒迥木雞年(公元1705年),在德格倫珠頂由松吉登巴出資雕版印刷,發行雪域,愿佛法圣教在諸方弘揚光大,永遠住世!”。此外,還有一些修法儀軌方面的法本也是在這個時期刻制的。由此可斷定,德格印經院院藏印版歷史只少可以上溯到公元1703年前。早于建院時間26年。
   卻杰?登巴澤仁執政期間(公元1729——1738)首先雕刻了《甘珠爾》印版。據德格版《甘珠爾總目錄》記載:卻杰?登巴澤仁52歲,公元1729年7月6日在倫朱頂開始籌備雕刻《甘珠爾》,任命八幫寺第一世司徒?卻吉久勒(公元1700——1774)為編審師,開始籌劃編輯工作。土司調集了轄區內的著名書法家、刻工、畫師以及一大批青年僧人,以師代徒的方式讓他們學習書法和雕版印刷技術。在7個多月的緊張籌備工作中,由司徒?卻吉久勒、羅薩翁波、噶瑪巴珠和克追?扎西翁珠等人搜集公元八世紀赤松德贊時開始編寫的《旁塘目錄》、《秦浦目錄》和《登迦目錄》以及《那塘甘珠爾》、《蔡巴甘珠爾》的手抄本及《麗江——理塘甘珠爾》版本等當時藏區能找到的典籍和目錄作為參考。
    公元1730年2月3日,正式在倫珠頂開始進行校對和雕刻工作。為了提高印版的質量,土司規定實行三級審校制度,即書法家們負責對寫好的版文進行兩校,以便及時修改錯漏。然后經編審師們復審和終審后,方可交刻工雕刻??掏旰缶帉弾焸冊谇鍢由线€要進行三校。版面改動較多的進行重刻,改動較少的進行補刻。規定的校次不準任意減少或改動。雕刻工作由噶瑪班珠和次白總負責。經過60多名書寫員、10名編審師、400余名刻工以及100多名雜工的艱苦勞動,浩繁的《甘珠爾》刻版工程于在公元1734年完成。印版所用經費,折成茶葉共計7622包(每包約20公斤)。
    雕刻完《甘珠爾》印版后,繼續雕刻了《薩迦五祖文集》,《佛教源流》和修法儀軌等各種單行本文獻60多函。并開始刻制了《丹珠爾》。據有關資料記載,《薩迦五祖文集》是在俄爾堪布?扎西倫珠的大力支持下,搜集了噶?阿尼當巴所編的《薩迦五祖文集》以及龔埡和更慶等寺廟保存的六種不同版本對照???,以曉達桑林寺保存的《薩迦五祖文集》為底本,由木桑銀巴嘉措為編審師,于公元1734年4月25日始刻,公元1736年完成。各工種所用經費折成茶葉共計1013包(每包約10公斤)。
    卻杰?登巴澤仁逝世后,于公元1739年其子貢噶程勒嘉措組織人力繼續雕刻《丹珠爾》,并聘請鄧柯地方的薩迦派名僧徐欽?赤稱仁欽(公元1697——1774)為總編審師,古如扎西、阿多和赤稱饒登3位為負責雕刻的總管。前后搜集了星巴達則、夏魯寺及司徒?卻吉久勒所編篡的《丹珠爾》。由徐欽?赤稱仁欽、木桑?歐金扎西、西饒丹增等10名校審師認真勘校,500余名刻工努力雕刻,終于1742年竣工。所用經費折成茶葉共計13746包(每包約20公斤)。
     這個時期雕刻的印版還有:《摩尼文集》、《西藏王統世系明鑒》、《佛教史大寶藏論》、《五部遺教》、《蓮花生大師本生傳》、《瑪爾巴和米拉日巴傳》、《詩鏡注釋旦智意飾》、《四部醫典注釋?藍琉璃》、《補充秘訣醫典一百三十三章——補遺》、《白琉璃》、《歷算經典——除銹》、《白琉璃論疑二百零八條》、《道果叢書》、《黑白花十萬龍經》、《了儀契經》、《賢劫經》、《般若經》以及部分著名譯師的傳記等50多函。
  第十四代土司洛珠堅參執政期間組織刻制了《隆欽七藏》、《宇妥?醫學十八支論》、《醫決精要?千萬猞猁》、《醫學秘訣》和《醫學精要集》等10余函。
     第十六代土司薩旺?德噶松布執政期間,由次旺拉姆資助刻制了《舊十萬續部》、《晉林文集》、《隆欽精義四支》、《俄爾欽文集》和《袞倫文集》等40余函。  
    第十九代土司當澤登比多吉執政期間,完成了《宗喀巴文集》、《達博文集》、《妥美文集》、《道果闡釋》、《續部總集》等60余函。據現有資料記載,《續部全集》是由洛德旺波在德格縣境宗薩寺開始搜集有關經典,由拉桑?登比堅參、降擁勒比洛珠、根曲堅參和卻吉堅參為編審師,書寫員土登勒協松波、喇嘛?昂翁卻增和宗達?克追嘉措寫完版文后,于公元1887——1892年間在宗薩寺雕刻完成。由總篡者洛德旺波和東崗?赤欽仁寶切進行了再次編審并由東崗?仁寶切編寫了目錄。此版不久被搬遷到德格印經院保存并印刷。第二十二代土司拉色次旺鄧都執政期間雕刻了《米旁文集》和《木雅?貢索文集》等文獻30余函。
   二十世紀80年代以來,德格印經院一邊在維修,同時也著手對殘缺印版和珍貴文獻手秒本刻制工作。從80年代初至1999年3月止,已補刻和新刻印版43600多塊。新刻制的文獻版本主要有《伏藏寶庫》全套、《米旁智者入門》、噶瑪巴?米覺多吉所著《俱舍論注釋》2部和《入中觀論解說》1部、巴窩?祖拉成瓦所著《入菩薩行論注釋》、《夏扎扎西堅參文集》等。
    “伏藏”是地下掘出的佛教經文,蓮花生等人曾傳播時機未到不宜宣示,故將密宗經典埋藏于山巖、水邊以及森林等處,囑托空行母暫為守護待將因緣成熟時發掘。其后由伏藏師們發掘整理轉為文字的極密經文?!斗貙殠臁穼俅祟惤浀?。由貢珠?云丹嘉措(公元1813——1890)收集、匯編稱之為“伏藏寶庫”。此書原有兩種木刻版,第一種是由八幫寺活佛彎珠?噶瑪珠居丹增主持,德格第二十代土司青麥打比多吉等人資助,由拉桑?登比堅參擔任編審師,于公元1876年,在八幫寺雕刻,并在八幫寺印經院保存與印刷。第二種是公元1909——1912年,由西藏楚普寺以八幫寺版本為藍本復刻。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恰多吉(公元1871—1922)主持并編寫《伏藏寶庫總目錄》。以上兩種版本各有經典62函,現已失傳。于1988年由四川省民研所以八幫版本復印了200多套。此書對研究藏族史、特別是研究藏傳佛教顯密教無疑是十分珍貴的歷史資料。
德格印經院現存印版
      德格印經院現存印版可分為書版和畫版兩大類。根據傳統的分類法可分為六大類:1、甘珠爾類;2、丹珠爾類;3文集類;4、叢書類;5、綜合類;6、大藏經單行本。載止公元1999年為止,印版總藏量為近28萬塊(詳見此總目錄)
      德格印經院現存畫版中具有代表性的唐卡畫版有:《羅漢圖》23幅、《釋迦牟尼佛神變祈愿圖》15幅、《格薩爾王調伏妖魔鬼怪圖》8幅、《釋迦牟尼佛十二弘化圖》9副、《藏傳佛教八派修道教理圖》9幅、《俄爾派壇城圖》7幅、《蓮花生大師的八種神號圖》、《十六羅漢圖》、《六長壽圖》、《發掘師傳圖》等各2幅、《三十五尊毗盧遮那如來圖》、《毗盧遮那修法圖》、《懺悔所向三十五佛圖》、《佛陀師承圖》、《長壽拓尊圖》、《獅面空行母圖》、《空行母佛土圖》、《湯東嘉布圖》、《宗薩?絳央欽則圖》、《極樂世界圖》、《皈依解說圖》、《薩班?貢噶堅參圖》、《四獸和睦圖》、《藥師八如來圖》、《》《絳央洛德旺波圖》、《文殊菩薩圖》、《燃燈佛圖》、《二十五君臣圖》、《不動金剛佛圖》、《不空羂索觀世音圖》,《格薩爾王圖》、《喜金剛圖》、《八尊寶帳怙主圖》、《喜金剛師承圖》、《大威德金剛圖》、《救八難度母圖》、《綠度母圖》、《白度母圖》、《大威力明王圖》、《蓮花生大師圖》、《千手千眼觀世音圖》、《四臂觀世音圖》、《大白傘蓋圖》、《金剛手大勢至菩薩圖》、《金剛薩埵圖》以及密宗本尊壇城、風馬、風俗和裝飾等內容的畫版。還有《伏藏寶庫》中的小圖片,這些圖片是專門用作密宗本尊灌頂儀軌時所需的各種神、壇城、八祥瑞等圖片,每塊畫版長75cm,寬15.5cm,在每塊板上刻制長為12cm,寬為10.5的5幅小圖片,只有個別在每塊印版上刻制有3幅或4幅。共有小圖片3385幅。德格印經院所藏畫版內容廣泛,想象力豐富,濃墨色彩且清新典雅。不受空間的限制,也不局限于大地、海洋、時間的約束。頗能代表西藏不同畫派的特色,而且更能代表十八世紀以來西康地區所形成的不同畫派的風格。
德格印經院壁畫與雕塑
       壁畫是德格印經院文物的一個組成部分。其壁畫主要分布在大、小經堂內和大、小經堂外部墻壁上方。此外,在進門廊道左右和頂部,以及藏經庫中的部分墻壁上也繪制有少量壁畫。壁畫總面積大約為950萬平方米,其中有95%的壁畫為舊作。在眾多的壁畫中,除藏經庫中1幅《綠度母》壁畫為早期“門”派作品外,其余均為“噶瑪噶則”畫派作品。這些作品代表了康區“噶瑪噶則”畫派的最高藝術成就和風格特點,同時也使該畫派成為早期畫保存較完整的地方之一。德格印經院壁畫精品主要保存于大、小經堂內。小經堂下層壁畫《佛本生故事》,表現釋迦牟尼佛一生的傳說故事,畫面以浮云、流水、樹叢、山石為間隔,每個畫面都是一則獨立完整的故事。其次,在小經堂左側還繪制有1幅精美絕倫的《怙主》壁畫,是該經堂內保存最為完好的壁畫,可以斷定,這幅壁畫出自于當時德格地區的大手筆。上層繪制印度84位大成就者,其人物造型既不失法度又具想象力,形象生動,手法夸張。大經堂下層仍然以佛陀釋迦牟尼佛為主尊,在中心畫面周圍繪制了1000尊小佛像,同時還分別繪制三世佛以及八大菩薩和十方諸佛,四周分別繪制取自《如意藤》一書中的佛教故事,上層繪有《金剛持》??v觀德格印經院壁畫,整體氣勢宏大,構圖和諧、自然、色彩艷麗,強烈明快,加之主體畫面有大面積著金,而使整個壁畫顯得更加富麗堂皇。
      德格印經院的雕塑主要是表現佛、菩薩、羅漢、護法神、歷代高僧和歷史人物的泥塑像,分別安置在大、小經堂之內。在大經堂內共有塑像14尊,經堂正面以主尊釋迦牟尼佛居中,兩側分別為金剛持、四臂觀世音、無量光佛、蓮花生、文殊菩薩、綠度母;右面為宗喀巴、薩迦班智達?貢噶堅參、隆欽讓絳巴;左面為米拉日巴、湯東甲布、司徒?卻吉久勒和卻杰?登巴澤仁。
    小經堂內的泥塑像較大經堂不僅數量多,而且特色突出。小經堂泥塑像共61尊:釋迦牟尼佛及其二弟子舍利弗、目犍連、薩迦派重要支系俄爾派創始人俄欽?貢嘎松波、度母、四大天王。此外,便是四個系列組合的塑像,分別是蓮花生大師系列、護法神系列、羅漢系列和釋迦牟尼佛及隨行弟子系列。在蓮花生大師塑像系列中,蓮花生大師左右兩側有康卓?益西措加和拉姜?明達然二妃,蓮花生大師八種神號,這一系列共11尊。在護法神系列中,一部分護法神系藏傳佛教共尊的護法神,一部分則系薩迦派護法神共15尊。在羅漢系列中,共塑18尊羅漢像。在釋迦牟尼及八大隨行弟子(又稱八大菩薩)系列中,分別塑有文殊菩薩、金剛持、觀世音、地藏王、除蓋障、虛空藏、彌勒佛和普賢共8尊。上述四個系列組合的泥塑像特色鮮明,充分顯示出藏傳佛教雕塑藝術的審美情趣和高超的技藝。
德格印經院刻版印刷術
       德格印經院庫藏木刻版分為書版和畫版,均是以凸線為主構成白多于黑的復制木刻,版材皆采用致密堅硬的樺木。書版,兩面刻制,有手柄,便于執持,刀功深沉穩健,字跡清晰,文字秀麗,均采取橫書右行,成長條形活頁,便于翻頁誦讀。珍貴的經典著作,函首頁的書名以畫紋或佛像裝飾,并配以插圖。書版的規格按其版心邊框的橫長與縱寬,尺寸可以分為特長、長、短、中四種。特長者80公分以上,主要是為供養用;最常見的是60至70公分長,稱為箭桿本;中等的40公分左右長,稱為一肘本;短者25公分左右長,稱為短小本。各種印版縱寬約5至7公分,厚約3公分。每一套書的印版都是一致的,多者一套書有幾百塊,少者有100多塊以上,每塊的正面左邊版頭上標有函號和頁碼。背面左邊版頭上標有部別,相當于書眉。
    畫版大的高100余公分,寬70余公分,小的高80公分,寬60余公分,最小的高20公分左右,寬15公分左右,均厚約4公分左右。大部分畫版為一面。多者一套佛畫幾十塊畫版,少者一塊一套。其題材多為佛本生故事即釋迦牟尼佛降生世前所經歷事跡;有佛經故事即釋迦牟尼佛降生為凈梵王太子以至成佛的一些事跡;有經變故事即佛經故事的形象描繪;有藏傳佛教密乘百部本尊的各種金剛造像;有藏族史詩中格薩爾王調伏妖魔鬼怪;有歷史事件和杰出人物;有民族風俗畫;也有部分天文、醫學等實用教材畫等。其刻畫藝術表現出豐富的想象力,構圖豐滿完整,畫面生動靈活,刻工精細,不受空間的限制,也不局限于大地、海洋以及時間的約束,頗能代表近代以來藏區所形成的不同畫派的風格。
主管主辦單位: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業園T區2棟10樓
? 2021 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4009601號-1 公安備案:51010502011154
免费午夜无码18禁无码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