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乃強: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

任乃強: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

發布時間:2021-11-04 來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作者:楊嘉銘   責編:頓珠曲珍

任乃強: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1.jpg       

任乃強先生是我國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家、民族學家、藏學家、教育家。他一生涉獵頗廣,在農學、地理學、教育學、民族學、民俗學、歷史學乃至文學等方面均有所建樹。尤其是康藏研究,成為他畢生致力的一個學術研究領域, 開創了我國康藏研究的一個時代。先生自己曾說:“余六十年來所有論著,莫不圍繞康藏民族問題”。其成果不僅卓著,而且影響深遠,遺惠后人。

一、著書立說,鋪墊了康藏研究的理論基礎

作為一名學者,其著述是一個基本標尺,這個標尺,有兩個方面的衡量點,一是著述數量,二是質量與水平。先生“一生筆耕不輟,直到去世前仍以96歲高齡整日伏案寫作。共撰有專著25部、發表論文200多篇,此外,尚有大量雜文、評論、筆記、報告等散見于報刊、文檔??倲颠_千萬字,堪稱著作等身?!?就康藏研究而言,所著的專著就達16部,論文、考察報告達50余篇,總數達300余萬字。就先生的研究成果所涉及的范圍來看,也是十分廣泛的,凡康藏地區的民族、歷史、地理、農業、宗教、文化藝術、民風民俗等均有所涉獵。

在學術造旨方面,正如四川康藏研究中心撰寫的《一代宗師?大家風范》中所說的那樣,先生在康藏研究中首創的就有:

1.他是我國最早的《格薩爾》開拓者與研究者……

2.他首次對康藏地區的地文地理、政區沿革、社會文化、民族民俗進行了科學地全面地考察,糾駁了前人的眾多謬說,使國內外第一次客觀地真實地了解康藏地區的面貌和康藏問題的癥結……

3.他在康藏研究領域內創立了大量新說,其中不少至今仍被國內外廣泛引用……

4.他使用現代圓錐投影、經緯度定位、漢藏英三種文字對照,繪制成了我國第一張百萬分之一康藏標準地圖和十萬分之一西康分縣地圖……

5.他第一個將歷史地理學方法用于康藏地區資源開發的研究……

6.他還是川藏公路線路最初的選定者……

其實,先生在川康研究方面開創性的工作還不止前述所言,筆者還可以歸納幾點:一是以他為首創造了康藏研究方面我國的第一個民間學術團體——康藏研究社,并編輯出版了該團體的學術刊物——《康藏研究月刊》。二是先生發現藏草藥“木格卓果” 的奇效后,首次撰文作專門介紹。后親身試驗數十年。當今,該藥得到開發,與先生的文章和自身試驗是密不可分的。三是康藏地理復雜,歷史發展脈絡存疑尚多,先生知難而進,撰寫了《康藏史地大綱》,該著作成為康藏史地研究的引領性著作。

任乃強: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2.jpg

任乃強與夫人羅哲青措

在先生有關康藏研究的著述中,一些頗具代表性的專著和論文,一直成為后世研究康藏的必讀之作和旁征博引之依據,用今天的話來說,點擊率和引用率之高,當為首選。其中如《西康圖經?境域篇》、《西康圖經?民俗篇》、《西康圖經·地文篇》三部姊姐著作。關于《西康圖經》的編寫,這里十分有必要作個背景交待,先生原計劃以《西康圖經》為系列叢書之名,撰寫11部專著,它們分別是:境域、地文、交通、產業、民俗、宗教、酋長、吏治、外患、史鑒、關于康藏之圖書。后因多方面原因,至1935年,僅完成了境域、地文、民俗三部。民國時期,新亞細亞學會是當時最權威的邊疆與民族研究的出版機構和學術機構,由戴季陶兼任該學會會長。戴季陶并不認識任乃強先生,但他親自審讀了任先生的書稿后,認為是難得的經世之作,于是親自作序,予以極高的評價:“任乃強先生近著《西康圖經》,曾連載于《新亞細亞月刊》,實為邊地最良之新志,其內容之精詳、豐富,與體例之正確、公允,自來志書中罕有其比,讀之,不但能悉一地之情況,其指示研究地方史地者,以中正廣大之道路者,尤為可貴?!毕壬奈闹?,更不乏釋古之疑難,發其新見之作,諸如《附國非吐蕃——與岑仲勉先生商榷》、《隋唐之女國》以及《吐蕃叢考》十篇文章(具體為《吐蕃開國考》、《佛家之宇宙構成說》、《釋迦牟尼生卒年考》、《大昭寺阿佛像入華考》、《金剛座瑞像說》、《藏人之歷史觀念》、《司青王迎旃檀像考》、《蒙古世系》、《藏人與六字明咒》、 《文成公主下嫁考》)等。尤其需要說明的是,前已提及先生“是我國最早的《格薩爾》開掘者和研究者”。之所以這樣評價任先生對《格薩爾》研究的貢獻,一般泛指先生在20世紀40年代發表的三篇研究《格薩爾》的文章,即《〈藏三國〉 的初步介紹》(1944)、《關于〈藏三國〉》(1945)和《關于格薩到中國的事》(1947)。其實,任先生研究并撰文介紹《格薩爾》的文章還不僅為上述三篇文章,而且最早撰文的時間也還要早。

據任新建先生《介紹一篇最早的漢譯〈格薩爾〉》中說:“1929年先父任乃強考察康藏地區,歷時一年。以考察筆記整理成《西康詭異錄》一書,分為四編、180條,交《四川日報》副刊連載(1930年5月至1931年春)每日一、二條,獨立成篇,其中之第118條標題為'藏三國';第119條標題為'藏三國舉例'。均刊載于1930年12月副刊。1932年,先父撰成《西康圖經?民俗篇》交南京《新亞細亞月刊》連載,1934年,新亞細亞學會又將此書出版為單行本。前述《西康詭異錄》之第118、119條文,被輯入此書,合并為一節,稱《藏三國》,文字仍舊”。由此可見,任先生向國人介紹《格薩爾》和他開始接觸《格薩爾》、研究《格薩爾》時間應是上個世紀的20年代末30年代初。先生對于《格薩爾》的研究,除了上述文章外,還在《德格土司世譜》中,也還有涉獵。

先生對于《格薩爾》研究方面的貢獻,決不僅僅是迄今為止我國《格薩爾》史詩最早的漢譯者,更重要的是“奠定了我國開掘《格薩爾》史詩學的理論基礎”。正如2002年全國《格薩(斯)爾》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在“《格薩爾》創作千年紀念?任乃強學術研究會”上的賀詞中所言:

1.他對這部史詩的屬性的認識是比較準確的……對后來的研究者指明了方向。

2.對史詩的部本和傳承情況的調查研究提出了很好的認識……這些成績是以后《格薩爾》學者展開工作的基礎。

3.他提出了我國《格薩爾》史詩研究中的幾個基本問題。凡如史詩主人公的真實性問題?史詩產生的年代問題?等等……不論這個觀點正確與否,但他的開拓性的功績是不可磨滅的。

4.他澄清了《格薩爾》史詩的一些錯誤觀點……

5.他還對史詩的藝術價值和特色,從語言審美、藝術想象、 巧妙構思,到史詩的教育意義、民俗知識都作了剖析,使史詩的各種價值尤其是美學價值無疑地得到了突出的顯現……

6.最寶貴的是,任乃強先生探討我國史詩的求實精神……他強調利用中國本身的材料來論證和探討史詩的求實精神, 在中國《格薩爾》史詩學的理論建設中,也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先生關于康藏研究的成果,除了已知的專著和論文外,還在其他著作中也有所體現,諸如《四川州縣歷史沿革圖說》、《羌族源流探索》、《四川上古史新探》、《華陽國志校補圖注》等,都程度不同地在有關章節、注釋中涉及到康藏史地。尤其是在《華陽國志注補圖注》的卷三《蜀志》中,對四川西部地區有關少數民族的記述正文,作了獨到的訂正,用大量的史料和調查材料作注釋,糾駁了前人的一些訛誤,成為后來四川民族史志研究工作的重要借鑒。

任乃強: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4.jpg       

二、建社團、辦月刊,繁榮康藏研究

20世紀40年代中后期,任先生雖身在蓉城,但他對康藏之情十分篤重,對康藏研究一如既往。1946年10月6日,由任乃強先生經過多方斡旋和努力,與劉伯量、謝國安、劉立千及任先生的夫人羅哲青措等人共同發起,并在藩暑街36號(任先生私?。┱匍_會議,宣布成立“康藏研究社”。該社的成立,標志著在我國第一個藏學研究的民間學術團體的建立。應當說,該研究社的成立和后來開展的實質性的學術活動,是先生康藏研究學術生涯中的又一個里程碑。先生作為康藏研究社的理事會的理事長兼創辦的學術刊物——《康藏研究月刊》的研究部主任,從草擬章程、發展社員、編輯出版《康藏研究月刊》,身先士卒,事必恭親。

(一)學會章程:康藏研究社成立時,任先生便草擬了該社社章。章程的宗旨和工作范圍在社發刊小詞和社章第二章中得到了體現:“目前如東北、如外蒙、如西北諸問題,已漸入解決階段,惟茲西陲,機隍未定,光昌前路,亟待人謀。同仁等,為協力之責任故?!敝劣谠撋绲墓ぷ鞣秶?,則在該社章程中的第二章中作了明確說明:

一、本社研究范圍,限于康藏及其相關地域以內之民族、社會、 文化、經濟、政治、國防等問題。每月將研究所得,印發月報一次,報告各社員, 并公布于國人。

二、本社為康藏未認漢文語人士游歷內地之便起見,附設招待所, 住宿免費,并義務承擔翻譯與向導工作……

三、本社除前二條工作外,并得辦理下列各事:

甲、翻譯藏文典籍及有關康藏西文圖書。

乙、編纂漢藏字匯及藏文教本。

丙、繪制康藏地圖及漢、藏、西文之對照表。

丁、征集康藏文物與圖片, 隨時公開展覽。

戊、內地人初習藏文,及旅蓉藏胞補習漢文。

己、解答內地人士關于康藏,與康藏人士關于內地之一切詢問。

庚、接受政府及各社團之委托,擬具開發康藏之計劃。

辛、其他屬于溝通漢藏工作之諸事宜。

不難看出,康藏研究社的建立主要圖謀以下四項工作,一是繁榮康藏研究;二是建起一座溝通康藏的友好、團結和睦的橋梁;三是維護西部邊疆的安寧和國家的統一;四是共謀康藏地區的社會發展之計。這在當時蔣介石背信棄義、發起內戰的局勢下,任先生仍關注康藏發展,關注邊疆安寧的崇高境界,更是難能可貴。       

(二)聚集人才:在任先生的多方努力下,康藏研究社社員發展到130多人, 其中不乏國內外著名學者和漢藏社會知名人士。著名學者如蒙文通、馮漢驥、顧頡剛、張怡茹、馬長壽、祝維漢、郭和卿、黃奮生、劉立千等;漢藏等社會知名人士如胡子昂、法尊、謝國安、盧子鶴、邵明權、馬鶴天、格桑悅西、邦達多吉、 夏格刀登、麻翁傾真、劉家駒、桑登、王光壁、何伯康等。上述學者和社會知名人士的加入,真可謂人才濟濟,無疑對康藏研究社的學術地位和社會影響來講,也是一個很大的提升。

(三)《康藏研究月刊》:從1946年10月30日至1949年初的兩年多時間里, 為了辦好雜志,任先生更是嘔心瀝血。一是在當時物價飛漲的情況下,多方籌集印刷出版經費,甚至不惜傾家蕩產來支持月刊的編輯和出版工作。二是為了征集稿件、編輯、校對文稿,聯系印刷出版和發行工作,先生常常自昏至晨、亡命操勞,四處奔波。三是以身作則,自己撰寫了不少文章。在任先生的論文中,《西藏四大圣湖補注》、《附國非吐蕃——與岑仲勉先生商榷》、《隋唐之女國》、《扎什倫布寺小志補注》、《多康的自然區劃》、《黃河入川與俄洛界務》、《德格土司世譜》、《大積石山與俄洛藏族》、《西藏問題的歷程及現狀》、《三種譯文康藏地圖說略》、 《西藏轄縣探索》、《談西藏近事兩則》、《四川十六區民族之分布》、《天全土司世系考》、《檢討最近之藏局》、《悼羅哲青措》等文章都是在《康藏研究月刊》上刊發的?!犊挡匮芯吭驴窂?946年10月30日首期出版發行,至1949年初,在任先生的苦心經營下,一共出版發行了29期。由于任先生的得力助手、藏族愛妻羅哲青措因病不幸與世長辭,無論是對先生的家庭生活和工作帶來的損失,以及在精神上所帶來的巨大創傷,都是巨大的,加之由于當時社會極端混亂等因素, 康藏研究社被迫停止活動,《康藏研究月刊》也隨之停辦?,F在看來,康藏研究社作為一個民間學術團體,不僅在學術上對康藏研究作出了重要貢獻,就是在為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方面的功績也是不可磨滅的。

任乃強: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6.jpg       

三、學以致用,圖康藏社會進步與發展

任先生對康藏的貢獻,絕不僅僅局限在著書立說方面,更重要的是以自己的學識和能力,力圖去解決康區社會中的一些實際問題,從而維護康區社會的進步和發展。關于這點,大致可以劃分出兩個時段,一是以任先生首次入康的1929年算起,至1950年3月康區解放前夕;二是1950年3月康區解放至1989年先生仙逝為止。在兩個時段中,先生所作的實事都比較多,在此不可能一一詳敘,只可能各例舉一二說明之。

(一)關于《西康十一縣考察報告》

1929年初,任先生首次入康,這是任先生后來涉足康藏研究的一個十分關鍵的轉折點。任先生早年畢業于今北京農業大學(前身北京農業專門學堂)農學專業。1928年四川軍閥劉文輝入主西康后,十分重視川邊的開發,于是廣招資才,以求圖治。任先生在劉文輝屬下胡子昂先生的極力舉薦下,委以邊務視察員的身份,并配備了助手和少量經費,于1929年初夏,踏上了首次川邊考察之行的漫漫旅程。此次考察歷時1年多,共計考察了瀘定、康定、丹巴、乾寧、道孚、爐霍、甘孜、新龍、理塘、巴塘、雅江11縣,他充分利用自己鄉村建設、農業經濟和農業地理方面的專業特長。每走一縣,都寫出1份調查報告,報告內容主要為該縣概況和農業經濟狀況,包括農作物的種類、產量,當地土地、氣候、海拔、地形等與農業有關方面的詳細情況。當時,康區的交通十分不便,多為騎馬或步行,加之氣候惡劣,一路餐風露宿,旅途勞頓,同時還要防止土匪的搶劫。但先生將這一切置之度外,一心撲在調查研究上?!懊康揭惶?,登高必履其顛”進行認真的考察測繪。晚上顧不得白天旅途疲勞,撐燈整理筆記至深夜?!犊祬^十一縣考察報告》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完成的。先生每寫好一縣的考察報告,就讓胡子昂先生轉寄給當時住在夾江的劉文輝,劉文輝對先生的報告大加贊賞:“任的報告我無論如何都細讀閱之?!比蜗壬摹段骺凳豢h考察報告》后在《邊政》(二、三期)上連載。該報告在康區后來的農業開發中起到了重要的參考作用。解放后,先生于1956年撰成的《川康農業區劃意見》(內部印行),有許多真知灼見都得益于《西康十一縣考察報告》。

(二)發起牧站聯運,廢除壓在康藏民眾身上的繁重“烏拉”差役

“烏拉”差役形成自元代。隨著時間的推移,作為川藏交通要道的康區的“烏拉”日益繁重。清末民國以來,不少志士仁人,為了減輕藏族民眾沉重的“烏拉”負擔,解除烏拉積弊給藏族人民帶來的巨大痛苦,大聲疾呼,敦促統治者進行“烏拉”改良。從清末趙爾豐在川邊實行“改土歸流”時起至劉文輝經營川邊時止,曾多次制定和修改烏拉章程, 企圖改變當時的烏拉積弊。然而,卻事與愿違,康區的烏拉徭役不但未得到減輕, 反而愈演愈烈。1937年3月10日,在西康省委員會舉行的“西康差徭會議”上, 由任先生為主要發起人,親自草擬了《建議設立公運局辦理牧站聯運以期永廢烏拉以紓民困而利交通案》,該文案較為詳盡地闡述了主張以一種嶄新的交通運輸方式一站聯運,從而取代舊烏拉制度,以達到振興康區交通,減輕康區藏族民眾不堪承受的痛苦之目的。這個提案,在會上,就“民情公運,兩無所損”之原則進行公議后形成了決議。其決議在西康建省委員會《呈行營原電全文》中表述如下:“目前西康公路,一時尚難完成,而烏拉疲困,交通阻滯,除立即開辦牧運公司外,實無更好辦法足救眉急。當議決由交通農牧兩部門,共拔經費八萬元,作為官股,成立公司籌備處。一面招募商股,先行試辦康定至甘孜一段牧站替運事宜。一侯募足三十萬元,再行依照原擬業務計劃,推展牧運路線于全康各地?!比蜗壬粌H為爭取牧站聯運、廢除烏拉而奮筆直書,并且義無反顧地親自投入該項工作的實施之中。盡管由于“牲畜購買疏虞,素質不佳”,“飼養員不得其道”,“毫無醫藥設備”,“人事稽核難同”,“竊失”等原因,以及“外部輿論多方非難,業務寡助”,“環境之傕迫,實事之教訓”等,牧站聯運僅開辦兩個月就擱淺。但不能不說這是任先生的一次與傳統積弊的爭抗的精神,也表現出一位愛國學者痛惜民生的一片真情。

(三)為和平解放西藏,趕繪十八軍進藏路線圖

1950年春,成都解放,我黨我軍正著手和平解放西藏的大計,西南軍政委員會的首長得知任先生多年從事康藏研究,不僅深黯康藏問題,而且曾從事康藏地圖的繪制,其特長十分突出,加之他兼具中國知識分子愛國、求實、執著的優良品質,決定委以他重任,趕繪十八軍進藏路線圖。在以賀龍司令員為首的西南軍政領導與任先生的會見座談中,他盡其所知,向首長匯報西藏社會的歷史與現況;評述歷代中央王朝對西藏施政之得失;介紹藏族的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以及進軍西藏應注意的問題;在談到解放軍進軍路線時,任先生更是侃侃而談,向首長抒發了自己的見解。會后,賀龍司令員即決定讓任先生立即組織班子,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十八軍進藏路線圖繪制任務。先生以飽滿的熱情,帶領原四川測繪局的40多位專業人員,連續奮戰18個晝夜,在原十萬分之一康藏標準地圖的基礎上,趕繪了以十八軍進藏路線為主要內容的康藏全圖,為人民解放軍和平解放西藏作出了重要貢獻。

(四) 康藏情結,真情有佳

20世紀50年代中后期,由于“左”的路線的影響,任先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是他始終沒有放棄自己所摯愛的康藏及其他方面研究工作,報國之心一直沒有泯滅,康藏之情依然深深藏在心底。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任先生與其他學者一樣,積蓄多年的報國之情又重新煥發。1977年,他駕輕就熟地利用歷史地理學的方法,以及長期在康藏地區考察的田野經驗,撰寫了《青藏高原采金芻議》和《四川黃金開發史》,以響應黨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號召。先生此舉受到了黨和政府的重視和嘉獎, 被國家黃金管理局特聘為黃金顧問,王震同志親筆寫信給先生,贊揚和肯定他學以致用,為開發青藏高原黃金資源所作出的貢獻。

任乃強: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7.jpg

任乃強先生手稿

先生對康藏事業的摯愛還充分體現在一些看似極為平常的事例之中。記得從20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后期先生仙逝前,我有幸多次與先生見面,聆聽他的教悔。他曾不止一次地提到康藏地方地形復雜、氣候多變,對農作物的生長十分不利,如果實施“塑料農業”技術,那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當地農業生產狀況。當時由于我年輕,知識貧乏,不僅對“塑料農業”一無所知,更是體會不到先生對高原的一往情深之情和超前的真知灼見。直到后來,“地膜復蓋”技術和 “大棚”技術已在各地廣泛推廣后,我才恍然大悟。先生對后學總是給予熱情的關懷和厚愛,先生常常勉勵我勤奮學習,努力工作,為家鄉的建設多作貢獻。記得1978年,先生重操墨寶,將自己七十三歲時自作的一首詩饋贈于我,詩云:

"鄉音無改鬢毛衰,七三光陰去苦心;朝從封建山頭出,暮在馬列國畔行。新受真經能立儒,舊遺故紙合覆蔽;樂山樂水皆自得,毋意毋必應謹持?!?

上世紀80年代中期,盛世修志在全國開展,由于先生對康藏史地和民族文化的深厚功底和造詣,甘孜州許多縣的地方志工作者,都到成都拜見任先生,他總是在百忙中,不分親疏,有求必應,有問必答。凡有書信求教,盡其所為。先生當時雖已是九十多高齡的老壽星了,但他對于康藏地區的大凡小事,總是熱情滿懷,關照備至。從1929年首次入康時所燃起的康藏情懷之火,隨著歲月的流失,半個世紀過去了,不僅沒有熄滅,反而更加旺盛。

1989年3月30日,先生以他那一生筆耕不綴,奮斗不已的壯懷,走完了他人生的96個里程。時至今時,先生已離開我們整整20個年頭。在他的一生中,以他的睿智和執著,為現代康藏研究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基礎,為我國涉藏地區的社會進步和發展,為國家的統一和民族的團結作出了許多實質性的貢獻。作為現代康藏研究的奠基人,他的嚴謹的治學態度,敢破敢立的創新精神,精益求精的學術風范,仍值得我們今天去學習和借鑒;他為人師表,嚴于律己,寬于待人,富貴不淫,貧賤不移,青松挺直的高尚品格和樂觀主義精神,今天仍是我們效法的榜樣。

作者:楊嘉銘,西南民族大學教授,2009年8月。

任乃強小傳  

任乃強先生(1894—1989年),字筱莊,是我國著名的藏學家、歷史地理學家、民族學家和農經學家。歷任重慶大學、華西協和大學、四川大學、西南民族學院教授,四川社科院研究員,在藏學、歷史地理、民族文化、古籍整理,以及農經、教育、文藝、民俗、測繪、交通等多個領域均有杰出的成就,尤其在康藏研究與西南史地研究方面建樹卓越,蜚聲國內外,被譽為中國“康藏研究的開創者”、“格薩爾研究的奠基人”和 “地理歷史學派”的代表人物。

任乃強一生經歷豐富,他親身參與過“五四”運動、四川地方自治與教育改革、西康建省、解放西藏和涉藏地區開發建設等重大歷史事件和活動,并在其中發揮過特殊的作用,做出過鮮為人知的貢獻,體現了我國老一輩知識分子經世致用、知識報國的不懈追求。他博學多聞,視野開闊,獨樹一幟,其治學以深厚的國學功底和深入的田野考察為基礎,由農學而地學,而史學,而藏學,而民族學,穿透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形成獨特的學術風格,提出眾多的創說;他一生極富傳奇,不僅是著作等身的一代學術大師,而且涉獵廣泛,曾辦學校、創刊物,寫小說、編戲劇、畫漫畫、繪地圖、勘公路、刻皮影、探黃金,以鮮有的才華和眾多的建樹,被稱為學術界的“多寶道人”。

主管主辦單位: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業園T區2棟10樓
? 2021 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4009601號-1 公安備案:51010502011154
免费午夜无码18禁无码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