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朗旺姆:日光城里的故事

索朗旺姆:日光城里的故事

發布時間:2022-01-19 來源:GLASS中文版   作者:徐小喵   責編:頓珠曲珍

演員索朗旺姆的身上流露出一股蓬勃待發的原始生命力,無需言表,外人便能從她的言談中感受到一股全然憑借著本能塑成的氣韻——這些柔軟的、涓涓流動的感情在屬于她自己的生命路程里流淌,時而借由一處被打開的出口洶涌而出。拉薩——在這座生她、養她的日光城中,所有的故事如畫卷一般緩緩展開。

       索朗旺姆,她的名字在藏語中有一種神奇的魅力,“索朗”是福壽,“旺姆”則是力量,這兩個代表著強烈情緒和氣勢的詞語,經由轉譯,在漢語中變得委婉且溫和,像是裊裊的風,竄向了某處。
       她生于拉薩、長于拉薩,除去早年間的求學生涯和工作時必要的出差,也一直生活在拉薩。拉薩,是她最親昵的長輩,也是滋養她、讓她之所以成為她的土壤。在她的心里,日光城是始終牽絆著她的故鄉,街坊鄰居溫和且親切,到處都是自己的記憶,無論外面的城市多么繁華熱鬧,它都是自己心中一個永遠都可以回去也迫不及待想回去的地方,“如果我在外面呆久了,哪怕只是一個月,就想要趕快回去,那里是我的家?!?/span>

       八廓街是索朗旺姆出生的地方。在藏語中,“八廓”是“中轉經道”,它位于老城區,藏族人形容這里是“圣路”。1300年前,松贊干布在臥堂湖修建大昭寺,建成后,朝圣者越來越多,日子久了就走出了一條路,也就是最初的八廓街。
       對索朗旺姆而言,這條眾人眼中的“圣路”有著難以取代的親昵感,附近的老茶館里常年坐著相熟的街坊鄰里,它和他們都是她童年記憶中重要的構成。她清晰地記得,小時候會跟母親一起早起去轉經,轉完了經就去茶館喝茶。年少的她好奇地聽母親和街坊聊天,人與人之間親近、不設防的融洽氣息讓她記憶深刻。即便是在漫漫歲月里,她也始終能夠想起那些令自己身心舒展的時刻。即便是后來成為了演員,有了不俗的成績,當她再回到相熟的老茶館,在那些老鄰居的眼里,她仍舊是最初的樣子。有時,他們也會笑瞇瞇地打趣道:“做了演員平時不好好打扮可不行,這樣子樸素哪里像個明星?!贝碎g不變的鄉情,最是令她動容。

       “小時候一起玩的朋友,現在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平時可能很少見面,但只要一回到茶館,我們就會在一起聊天,聊起很多年輕時候的趣事,這讓我覺得高興?!?/span>
       在她的童年記憶里,盡管家境并不富裕,但這并沒有阻擋父母對她全心全意的愛。10歲時的一天,母親在家里做飯,結果不知何故,父母和她、哥哥以及寄宿在家的表姐全都食物中毒了。他們腹中絞痛難忍,被送進了醫院。索朗旺姆清楚地記得,父母因為囊中羞澀,當時只交了給三個小孩在醫院輸液的錢,自己為了省錢只是吞了簡單的止痛藥在一邊強忍疼痛。年幼的她心疼家人,輸液才輸了一半,就固執地要醫生拔掉手背上的針頭,給父母輸液,“我和醫生說,‘我已經好了,給我爸爸媽媽輸液吧’?!彼肫鹉翘?,父母一邊心疼地夸獎她懂事,一邊心酸地掉下了眼淚。

       彼時,年少懂事的索朗旺姆擁有的最大夢想是跳舞。大概是受到了當音樂老師的父親的影響,她一心想要考入藝術學校。小學時去考過一次舞蹈學校,結果因為學科成績不佳失之交臂。之后她奮發圖強,高中時因成績優秀,考入了西藏話劇團,之后又有機會前往上海戲劇學院學習,這才算是圓了小時候要入藝術學校的夢想,“當時進了上戲,就非常興奮,心想我終于也算是進入了藝術類大學?!?/span>

       跳舞與演戲雖然都與藝術大抵相關,但終究有本質的區別。索朗旺姆后知后覺地意識到,本以為同屬藝術,應當是相差無幾的,但真實地體驗后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懊惱、后悔一下子涌過來,“那會兒真的后悔自己的選擇,我本身的性格就很靦腆,演戲還需要解放天性什么的,實在是太難了?!?/span>
       個性靦腆的她,在上戲讀書時總是感到無所適從,即便是老師要求她要學會大聲地表達自己,她仍是害羞得不敢大聲開口。最后在老師和同學長期的幫助與細心安慰下,她才硬著頭皮,反復推著自己迎難而上,終于慢慢找到了打開天性的開關。

       從拉薩離開,進入上戲學習,是索朗旺姆第一次離開心愛的家鄉。因地理環境變化引起的不適還是其次,讓她最難以習慣的是突然離開家人進入陌生環境所帶來的不適。她笑稱自己是特別依賴親情的人,“到了上海之后,很難一下子習慣獨自面對太多東西。再加上表演學習等同于是從零開始,挑戰很多,挫折更多。好在隨著時間推移,都慢慢能夠適應,老師和身邊的同學給了我許多幫助?!?/span>
       演員,成為索朗旺姆陰差陽錯實現的藝術夢想,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如果說她最初有過猶豫和動搖,那家中兄長便是最早成為她堅強后盾的人?!八f,如果今后同一批被(上戲)招進去的同學出現在了熒幕上,你沒去,將來一定會后悔,”她還提到父親,“因為我爸爸也是搞藝術的,所以他也支持我,希望我能去?!?/span>
       于是,演員索朗旺姆的故事就這樣慢慢開啟。

       索朗旺姆的大銀幕處女作是電影《唐卡》。以藏族傳統藝術唐卡為主線,鏡頭記錄了多位唐卡畫師在傳承唐卡繪畫技藝過程中發生的故事。電影的基調帶著仰望當地藝術的虔誠,樸素自然,也非常真誠。索朗旺姆扮演的貝瑪在茫茫草原上低頭沉思時,像一尊虔誠的信徒石像,故事都藏在表情里。
       接到貝瑪的角色時,她正好在拍一部電視劇《雪浴昆侖》。這部電視劇是話劇團的師哥推薦索朗旺姆去面試的,也是她與影視劇結緣的開始。拍攝電視劇時,師哥又推薦她去面試了《唐卡》。當時《唐卡》已經開了機,但導演哈斯朝魯遲遲未找到合適的女主角,索朗旺姆的出現恰巧幫他補全了整個故事中最要緊的一塊兒。她記得當時面試的節奏十分緊湊,只是試鏡了一些影片中需要的片段。導演覺得索朗旺姆的眼神和狀態正是他想要的,當即拍板定下了她。
       從西藏話劇團的話劇演員跨界到影視劇演員,其中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期,索朗旺姆逼著自己從話劇的表演方式循序漸進,找到在鏡頭前表演的“分寸感”。這種分寸感建立在不同舞臺形式的表達之上。話劇舞臺上的演出需要更加夸張的表演方式,影視劇中就需要“收”,但是“收”多少、如何“收”的度,全靠自己慢慢摸索。而且演話劇和影視劇全然不同,前者有一條順勢而為的時間線,由先至后,一氣呵成,而拍攝影視劇則是點、面、線打散后的重組,有時候先拍了B的片段,之后才拍了A,但是成片剪輯時又是從A到B?!笆炷苌?。一開始掌握得不夠透徹,但是演得多了,慢慢地就會明白一些?!?/span>

       2019年,索朗旺姆憑借萬瑪才旦導演的電影《氣球》獲得了第二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該片也入圍了第76屆地平線單元獎最佳影片提名。在這部電影之前,她和萬瑪才旦合作了電影《撞死了一只羊》,那是他們第一次合作,《氣球》是兩人的第二次合作。這部電影來勢洶洶,幕后有監制王家衛、攝影呂松野、剪輯指導張叔平,還入圍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獎最佳劇本、第55屆臺北金馬影展最佳導演和最佳改編劇本提名等。索朗旺姆的出現,成就了電影里讓人印象深刻的茶館老板娘。
       索朗旺姆扮演的卓嘎是一個生活在藏地安多地區的女人,而索朗旺姆生長于拉薩,兩個地方不僅文化有所不同,就連方言也有所區別。接到消息時,他們剛拍完《撞死了一只羊》半年左右。萬瑪才旦忽然跟她說,讓她學安多語。她在接受《拍電影網Pmovie》采訪時,曾提起學方言的艱難過程,“提前進組,邊學方言邊體驗生活,每天早上四五點就自然醒,晚上十二點之后才能入睡。除了這短短的幾個小時睡眠時間,其他時間我幾乎都是在學習方言。學到了晚上舌頭疼,上顎都有點磨破了?!?/span>
       “需要去學習劇本以外的很多東西,包括形體。你看到的劇本只是人物的一部分,很大一部分是需要慢慢補充的,所以前期就必須做足功課,”她回憶道,“除了拍戲時要一直在現場,保持真實感,下了戲也依舊穿著角色的衣服,為了感受她,要學會如何在當地生活?!?/span>

       2021年12月,第34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各大獎項一一揭曉。導演旦真旺甲憑借《隨風飄散》獲得最佳導演處女作獎,索朗旺姆則是憑借這部電影獲得了最佳女配角的提名。這部電影改編自茅盾文學獎得主阿來的小說《狗孩格拉》。在原著小說中,主人公格拉是個男孩,而在《隨風飄散》中,主角變成了一對傳統藏族村落中相依為命的母女。索朗旺姆扮演的單親母親桑丹是一個為了生存不得不低頭忍受男人欺辱的女人,后來她在女兒的感召下,擺脫了命運的束縛,奪回了生活的主動權,蛻變成了對生活充滿信心、無須依賴男人的獨立女性。
       索朗旺姆記得旦真旺甲打來電話時,她正在拍《氣球》。旦真旺甲告訴她,這是一個關于藏族女性掙脫束縛、改變命運、自我覺醒的故事。她被導演的講述所打動,也深切地知道這個角色的重要意義,于是就接下了劇本。電影中有大量的母女親情戲,巧合的是那時索朗旺姆剛生完孩子不久,所以對電影中的母女、母子親情體會得更加真切,“那時候,感情來得洶涌,也更加豐富,覺得在出演時自己也會變得更感性一些?!?/span>
       “剛生完孩子時的狀態,對我來說很有幫助,因為這個角色完全需要感性驅使,是必須感性的,要讓一些內在的東西噴涌而出。你必須相信這個角色,完全進入到角色,然后直接感受場景帶給自己的沖擊?!?/span>
       由著感情驅使自己演戲,是一種純粹靠本能出演的技巧——至少對索朗旺姆而言,這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方式。她提起了在不同時期演哭戲的體會,“第一次拍哭戲時特別搞笑,導演在那邊說著‘大家安靜,演員要醞釀情緒了’,可是我怎么樣都哭不出來,就是想笑?,F在不會了,只要有哭戲,就能夠很快地哭出來?!?/span>
       拍《氣球》時,索朗旺姆的哭戲不少,讓她記憶最深的是一場在醫院的哭戲。為了能哭得入戲,前一天她就會到現場準備,然后一整天都不和別人說話,完全將自己沉浸在痛苦的狀態里,“只有這樣,才能夠更好地表達內心的情緒?!蹦菆鰬蛞驗閷а菀蟾?,前前后后一共拍了十幾條。待到大家一起看回放的時候,才發現索朗旺姆的每一條都是在真情實感地痛哭流涕,“每一條都在哭,每一條都有眼淚?!?/span>
       《隨風飄散》里有一句臺詞,令觀眾印象深刻,它來自片中恩波母親在評價女人就該認命時說的話,“人的命運就像石頭上的紋理一樣不可更改”。被問及如何看待這句話時,索朗旺姆說道:“人是不能完全依靠命運的,正因為如此,努力非常重要,只有當你盡力之后,才能說‘那我就把剩下的交給命運了’。因為有些事情,生而為人是無法改變的,但是你不能隨波逐流,不能因為命運難以改變而放棄接下去的一切?!?/span>


主管主辦單位: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業園T區2棟10樓
? 2021 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版權所有
ICP備案號:蜀ICP備14009601號-1 公安備案:51010502011154
免费午夜无码18禁无码影院